魔力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54|回复: 0

盛夏的怀念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94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94
发表于 2019-7-18 13: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盛夏的怀念
  本文中有嵌套式的两次回忆,再现了对姥姥深切的怀念。

  

  盛夏的怀念

  ——梦断魂桥

  

  

  盛夏的那天早晨,天气不是特别热,太阳始终没有露面,微风拂来,柳条摇动,清爽惬意。

  坐在中巴车里一晃一晃地像个大摇篮,回家的那条路不是很平坦,早就该修整了,可是总不见动静。早晨刚坐车的时候,天气还很明亮,转眼间暴雨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砸在车顶上听得很清楚。盛夏,多雨的季节。

  突然彩铃声响,接到好友的一个电话。

    

  “哎呀!你怎么雨天回家啊?雨下得那么大?”

  “想家了,就回呗!”

  “真有你的啊!”

    

  朋友挂了机,我还呆呆地拿着手机,望着窗外迅速向后跑的杨树,成排成排的玉米苗,眼睛有点模糊看不清……

    

  “你怎么雨天回家啊,又下那么大的雨?”

  “我必须——回家!”

  “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姥姥——她……”

    

  那是一个令人难忘的一天,暑假里我在食品厂打工,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说姥姥去了,母亲的声音嘶哑,几乎听不出那是母亲的声音,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出我马上回家。我在五一劳动节放假时回了老家一趟,专门去看望了姥姥姥爷,他们两位老人身体还很好,姥姥坐在那里问我的工作状况,我得慢慢地和她老人家聊天,老人耳朵聋了,我有时一句话要重复好几次她才能听清楚,姥姥静静坐在那里听得津津有味。我看着姥姥的笑容,心里感到很舒畅,有些放在心里的话不能对别人讲,但可以对她敞开心扉地讲。我从小几乎是在姥姥家长大,姥姥也特别疼爱我,可是现在一下子人就没了,我竟没有见上最后一面。我怎么也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刚几个月啊,姥姥怎么这么快就离我远去呢?

    

  泪模糊了视线,看不清周围的事物,感觉一切都在晃动,那天的雨下得出奇地大,断了线的一粒粒雨珠猛烈地砸在伞顶上,路上的雨水已汇成了小溪,凉凉地从脚边流过,我的心也和凉凉的雨一样。我独自一人站在路口等着公交车,也许老天和我一样也在为姥姥哭泣。脑子里装满了对姥姥的回忆。

    

  还记得小时候,姥姥背着我过那条家乡的小五河。我原本想自己挽起裤脚过河,姥姥说河水太深小孩子不能过河。扒在姥姥瘦骨嶙峋的背上,感受着踏实的每一步,听着潺潺的河水在姥姥腿边流过,想着以后长大了造条大船,再也不用姥姥背着我了。好不容易到了河对岸,姥姥把我从背上轻轻地滑下来,坐在河滩上气喘嘘嘘,回头看看我说:“你可把姥姥累坏喽!”

    

  姥姥家离我家只有三四里地,母亲总是把我送到姥姥家,让她老人家照看着,等农活忙完了,姥姥再送我回家,姥姥总是告诉母亲说:“你忙了那么长时间,歇着吧,我送孩子回家,不用来接了。”那时的姥姥身子骨还特别硬朗。

  不知从何时起姥姥的背驼了,耳朵也聋了,走步更慢了,天天拄着拐仗,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那皱纹像刀刻一样,姥姥变得越来越瘦小,嘴里总是念叨着:“岁月不饶人啊!”

    

  有一年夏天,姥姥、表姐们都在我们,大家都笑着说等姥姥九十大寿时一定办大寿宴。姥姥手里拿着龙头拐仗在地上非常慢地敲了九下,然后抬起头微笑着说:“九十岁啊,不知我这老太婆能等到吧?”我们大家伙异口同声:“姥姥能,一定能!”可现在姥姥没有等到我们为她办寿宴……

    

  “到站了,下车!”

  车上的人开始下车,我这才回过神来。

    

  当我走着快到姥姥家时,看到那么多人戴孝,想着再也不能见姥姥了,再也看不到她老人家拄着拐仗笑着迎我进屋,眼泪又哗哗直下,哭着找姥姥,在那一刻,真想像聊斋里那样人能复活一样,让我和姥姥再见一面。

  我也不知怎么走进姥姥家门的,在灵堂里又见熟悉的姥姥,可那已是姥姥的老照片,浅浅地对着我笑,不知哭了多久,看到母亲,两个姨,一个舅的红肿双眼,白色的孝衣,他们几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走进姥爷的屋子,看见他歪坐在床上,只说了一句“姥爷……”不禁又泪如泉涌,扶着姥爷坐在姥姥经常坐的凳子上,姥爷一句话也不说,他变得枯瘦如柴,眼窝深深凹陷下去,从背后抽起烟袋,“吧嗒,吧嗒……”吸旱烟,吐出一口烟,再吐一口烟……

  他转头示意我坐下,我坐在那个小时候在姥姥家经常坐的板凳上,可是现在坐起来心里却无比沉重,姥爷又吐出一个烟圈,对我说:“你姥姥——走了——再也不要我们喽!”我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好像吃了苦瓜咽下酸菜后又喝了一杯苦酒。

  姥爷说完又在那里默默吸烟,不时地吐出烟圈,等吸完旱烟,姥爷把烟灰一下一下磕在地上,那动作比以前慢了十倍,很费劲地抬起头告诉我:“以后——没姥姥疼了……”中科刘云涛影响力我们痛苦,其实姥爷心里比我们还痛苦,人家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姥爷失去了姥姥,人好像在那一瞬间整个跨了,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虽然两位老人因一些生活琐事经常吵嘴,可是两人谁也离不开谁。姥姥猛得一走,只剩下姥爷孤孤单单一个人,不中科白癜疯医院是骗人的吗知以后怎过?死亡对已死的人来说是一种脱离尘世的解脱,可是对活着的人来说却是一种痛苦的挣扎。

    

  生老病死,旦夕祸福,事事无常,是人不能左右的,姥姥走的时候没有一丝挣扎,很自然安详地睡去,姥姥也许是升入了天堂,我心里祈祷着姥姥在天堂那边能过得更好。

  忽然有一天,我看见姥姥还是在那棵枯老的大槐树下,拄着龙头拐仗,站在那里等我,见我来了,急忙颤微微地给我开大门,说已经炒好白菜就等我了。我想去挽着姥姥的胳膊,可是怎么够不着,原来只是一场梦,这是在姥姥去世一个月后我梦见她的,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老人走后,会托梦给她最疼爱的人”姥姥一定是想我了,我是姥姥最疼爱的人。

    

  等到十月一国庆节回家看望姥爷,发现舅家锅台旁真得长有一棵白菜苗,梦境与现实连在一起,让我觉得好奇怪,母亲说人走之后,要投胎轮回转世的。我心想难道姥姥真得变成了一棵白菜?

    

  “到站了,下车!”

  我的思绪被拉到了现实,雨还在下着,打着伞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感觉已经是一样的情,却不一大医院治疗白癜风样的境,想起姥姥不再那么痛,也许姥姥已经真得轮回转世,也许还在美丽的天堂里看着我笑,在为我祈福呢!

    

  2007年夏抒怀

    

    

  

   

  联系方式:(Email)xuailing828@126.com|(OICQ)49280046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魔力圈  

GMT+8, 2019-12-12 09:10 , Processed in 0.498617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