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力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回复: 0

春节过后往北走 _0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173

积分

限制会员

积分
-173
发表于 前天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过后往北走
      
   
    事实上,那场雨后,太多人失踪在我的森林里,我找寻不到曾经留下过的痕迹。
      我决定把一切草草结束,所以,关于易,这将是最后的一篇文字。
                     
      除夕夜里噼啪的鞭炮声还未淡却的时刻,选择了去北面。
      从小对寒冷就有着异常的恐惧,因而所谓的北面也不过是长江以南的某座城市。
      最终决定去上海。
      即使上海的浮华艳丽已经植入脑海,但那个城市终究有我的追寻。易曾经所向往的城市在我看来是易离开后,我所能寄托的唯一方式。
                     
      易在灰蒙蒙的天空下用深沉的眼告诉我他的梦想。在瑰丽空寂的城市如鱼生活。麻木地清醒着过昏天暗地的人生。当薰靠在易的怀里神色怪异地从我身边走过时,那个有着一双深不可测的瞳眸的男子此刻已经被爱情钝化了所有棱角。
      薰问我:“这样的男子,是你想要的吗?”
      薰嘲弄地笑着。“幽,你不适合易,因为他是世俗的,而你,应该是遗世独立。”
                     
      爱情也可以让别人代劳,我未及触摸的爱情在薰手里辗转。易世俗地沉溺在薰华丽绝美的笑容里。白癜风的发病最明显的表现薰以好友的身份代替了我对易的情感。
      薰说:“你真的不适合他,我却不同。我和易都是世间的凡人。”薰把我说得如天界圣女一般,有不可亵渎的神圣。“幽,我看不到你的影子。”
                     
      我是一个看不见影子的凡人,薰说那是因为我纤尘不染。影子是功利,欲望,金钱的在佛光面前透射。而我没有,所以,我不应该只是凡人。
      然而我依旧是一个人。影子依旧不存在。易依旧爱着薰。薰却不再爱易。
      薰说她从不曾爱过易。
      易消失在一场雨后。
                     
      我独自走在淮海路的百货大楼里。人群熙攘,男男女女们伸长着脖子,踮高了脚四处张望。他们都在寻找着些什么。我又在固执地追寻些什么。每每来到上海,无助的茫然感迎面袭来。快得措手不及。即便如此,依然一再地来到这座石头城市。
                     
      满眼望去的高楼大厦间是时尚女子高跟鞋在咯咯地敲着地板。那些影子漆黑的人们从未注意过这世间还存在着谁没有影。站在人群中即使孤立着,也感觉虚荣。这个城市的魅力大概就在于此吧。薰妩媚的脸在城市污染过的天空中若隐若现,她嘴角轻挑,眼神迷离。易爱上的女子,是薰。如妖般诡异神秘的紫色女子。
                     
      衡山路上的咖啡馆是薰小资的对象。她总是追逐着一些看起来十分鲜丽高雅的事物。而我,却习惯躲在宿舍里看对面民房里的鸭子。薰曾经趾高气扬地骂我装清纯高尚。我竟然不觉生气。生活方式的不同造成思想状态的差异。我只是趋向平凡,薰则有她自己的前进方向。
                     
      仙仙在书吧里小声问我:“薰对你而言,是什么样的身份?”
      “亦敌亦友吧,”我说,“薰是一个活在另外世界中的女子,好强,倔强,独立。我无法理解她所走的每一步,但也不会干涉,路,总是要自己走的。”
      “她却会干涉你。”仙仙看起来比我还要气愤。
      “她已经习惯了一切自我做主。而我也过惯了无所谓的生活,所以,她的干涉,对我而言,等于不曾存在。”
      仙仙是个善良的女子。有古代侠女的风范。即便纤柔,也透着豪爽。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会心灵相通,仙仙感觉得到我的空荡,却不够彻底。我是一个没有影子的人,生命的某一部分随着影子的消失而逝去,无从解脱的荒凉。
   针灸法能不能治白癜风                  
      没有影子的人总是会生活得百无聊赖。所以我没有目标,没有激情。存在与否也失去意义。晃悠在繁华都市的街道,冬季的寒冷在阳光下依旧赤裸裸得颤眼。雕刻精致的马路工艺品立在喷泉上放却挂着无数冰柱。年幼的孩童脸颊上泛着天真,伸手掰下一节滴水的柱,握在手里。我连心都开始寒得颤抖的时候,孩子吃吃地笑着,握着冰柱在父亲的相机前摆好造型。
                     
      我那样突兀地站在孩子的面前,遮住了他父亲的镜头。低头看着孩子迷惑的眼。
      我问他,你冷吗?
      孩子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牛仔衣,精神奕奕地用很浓的东北口音回答我,不冷,这比我们哈尔冰的冬天暖和多了。只是此物不仅能助颜且可防治贫血风吹过来很湿,很不舒服。
      孩子的父亲回过神急急将孩子拉回身边,戒备的眼神让我怀疑他拿相机的手正打算换个姿势,捣鼓出手机拨个110.我急忙说,你儿子很可爱,而且不怕冷,我很羡慕。
      健硕的东北大汉立马笑开了颜,露出洁白的牙齿说,我们在东北习惯了。
                     
      郁儿站在我的身边死命得摇头。她觉得我是一个无可救要的疯子。她说她感觉到自己交友不慎。我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其实我们原本就属于同一类人。郁儿和我一样都是经受不住寒冷的女子。只是她原本就生活在上海,她所能经受的,我早已无法承受。我失去了影子某方面来说也等于是失去了一些束缚。所以会很肆意。站在太阳底下,郁儿说,我的影子在嘲笑你,但是我不会。因为我们是同一类的人。
                     
      看着那对父子渐渐走远,我对郁儿说,易曾经在一片空旷的水泥地上当着我的面对薰示爱。薰不看他反而扭头问我的意思。我耸耸肩走开。没有影子的人会把爱情埋在影子里,任影子肆无忌惮得飘摇四处。
      郁儿问我,这和那对父子有什么关系?
      我说,和他们没有关系。
      郁儿气炸了。
                     
      我不清楚郁儿是否爱过谁。郁儿的脸上透出的苍凉是微笑中的涩。郁儿那样柔媚的女子心中即便是如巨石压着般痛苦,脸上的笑容依旧清丽动人。郁儿是另一个没有影子的人。郁儿站在太阳下折射出的影子是另一个人,将郁儿所有的酸楚都扛下的女子。隐在太阳的背面,谁都无法看见。
                     
      我回头看,却不见郁儿的绝美笑容。空气中潮湿的风吹着我关节疼痛。郁儿不曾出现过,冷风中,那对父子依旧在喷泉旁快活得拍照。孩子拿着他手中冰柱跑到我面前,抱着我的大腿一边流口水一边说,妈妈,我给你吃棒棒糖。孩子的父亲抱歉得对我笑笑说,对不起,这孩子是个低能儿,给你添麻烦了。孩子被父亲抱走,冰柱掉在地上,没有太阳照射就化成水,瞬间蒸发消失。
                     
      在孩子离去的背影后,伸出长着冻疮的手数数,怎么数都小于4.我的朋友,我大概只有过3个朋友。薰,仙仙,郁儿。这3个和我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中,有着不同的人生观,价值观的朋友,命定的归宿中,她们离去。随我的影子一同消失。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
                     
      我的影子像一个黑洞,吸去了所有,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空络络的世界。街上的行人,路上的车,远出传来的汽笛声。一下子就空了。我一无所有地倒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神色迷离。
                     
      (***报道:本市一名患有严重臆想症的年轻女子,于除夕夜坠楼死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魔力圈  

GMT+8, 2019-8-18 07:10 , Processed in 0.16688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